发表于:

州统治者修成州政府或大臣‧条文10处关键字被改



州统治者修成州政府或大臣‧条文10处关键字被改(新山讯)随着《马来西亚前锋报》日前揭露柔州政府準备在柔州议会提呈的“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里赋予统治者行政权,或将引发宪政危机的消息后,柔州政府于州议会所提呈的经修订“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中,所有具争议性的条款共10处的关键字眼已被修改,即从原本使用的“州统治者(Raja)”字眼修改成“州政府”或“州务大臣”。该法案原本赋予苏丹挑选最多4名代表担任柔州房屋与产业局成员的权力,但柔州政府于週一提呈法案时,内容已被修订成苏丹将在州务大臣的建议下,挑选最多4名代表担任柔州房屋与产业局成员。统一机构处理事项柔佛州房屋及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拉迪夫班迪于週一下午在州议会上提呈这项法案时,除了唸出法案的内容,也指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有成立的必要性,因为该州需由一个政府机构来统一管理州内的房屋及产业事宜。他说,从现今的情况来看,房屋的政策由州经济策划局拟定,房屋问题却由房屋局处理,至于遭搁置建筑物、围篱式住宅区和政府承建的房屋的租借事宜又由州秘书署负责。“倒不如把这些事项统一由一个机构处理,在监督和控制房屋和产业方面的事宜也能取得更好的成效和更有秩序。”他指出,马六甲州政府也成立类似的机构,结果在房屋和产业事宜取得很好的成效。巫程豪要求展延法案遭拒柔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巫程豪援引议会常规,要求柔州议长莫哈末阿兹士展延“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但遭议长拒绝。在龙引区州议员阿育嘉米尔进行“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辩论结束后,巫程豪突然起身,指这项法案有助长贪污之嫌,特别是法案内的第16条文。他说,若通过这项法案将会破坏柔州政府的形象,因此,他要求议长展延法案,并提供众议员深入研究的时间。“我援引70项议会常规要求展延法案至下一期州议会,并建议援引议会常规76项成立特选委员会深入研究这项法案。”议长回应:“身为议长,我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现在休会20分钟。”之后,议长就步出州议会殿堂。议长在复会时,要求众议员尊重议会,勿在他讲话时插嘴。他还说,他拒绝巫程豪的提议是因为对方没有遵照议会常规,因此,他希望其他议员能够照章行事。(CBH)三读通过法案备受瞩目并经修订的“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在柔州国阵议员人数佔优势的情况下,最终在38名国阵州议员投赞成票,以及18名民联州议员投反对票的情况,获三读通过。这项法案是在柔州立法议会于週一下午2时30分复会时,由柔佛州房屋及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拉迪夫班迪提呈,并获得柔佛州教育、新闻、企业发展及合作社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嘉益士附议。法案于週一下午5时进入二读表决时,举手支持的议员皆来自国阵,并于下午5时20分左右完成三读程序。民联的3名州议员在法案二读表决时接连援引议会常规欲阻止法案通过,但都遭州议长莫哈末阿兹士驳回。在法案二读的辩论环节中,众州议员都还未获得副本。拉迪夫班迪在宣读修订后的法案后,进入辩论环节,参与辩论的议员共有8人,即5名来自国阵及3名来自民联。巫统议员要马来报章道歉《马来西亚前锋报》日前封面大幅报导《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并以一句“应该吗?”(wajarkah)为题,引起巫统州议员不满,并在法案通过前的辩论环节中,要求《马来西亚前锋报》向柔佛苏丹殿下道歉。武吉柏迈区州议员阿里玛扎在辩论时,怒骂有媒体在报导《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不负责任,破坏了政府的名誉,影响了社会和谐。接着,他取出《马来西亚前锋报》早前的报导,要求这份报章道歉。“《马来西亚前锋报》日前的报导将柔佛苏丹殿下的照片刊登在封面,并配上一句‘应该吗?’,有煽动情绪之嫌。”他在辩论时也不时提高声量,强调柔州政府设立房屋及产业局是考量了人民之声,採纳一个能控制柔州房屋价格的机制。“目前有许多柔州低收入阶层根本没有能力购买房屋,也无法向银行贷款。”他说,在上一期的柔佛州议会,绝大部份州议员反映了州内房屋价格攀高的问题,如今州政府要成立房屋及产业局就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官联公司本应以人民的福利为先,但纵观柔州的房产市场,官联公司的UEM阳光所推出的房产却不是在柔州子民的能力範围内。”他认为,待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成立之后,有必要确保UEM阳光能推出柔州子民有能力购买的房产。此外,他说,目前有许多低收入阶层即使申请到廉价房屋也无法顺利向银行申请贷款。他希望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成立之后,能协助解决这个问题。“早年不少生活在郊外的人民生活贫苦,政府提供他们协助,提供他们土地,但他们连土地议价金也付不起,政府于是透过联邦土地发展局,让他们居者有其屋。”他说,他希望柔州房屋及产业局能效仿联邦土地发展局协助人民。(CBH)非压力下修改字眼柔州大臣莫哈末卡立说,州政府不是在巫统压力下才把一些原本涉及“州统治者”字眼的条款,以“州政府决定”替代之,而有关修改是为了阐明州政府没有任何要违宪的动机。他强调,州政府在修订此法案时,已先知会柔州苏丹殿下,而殿下也未对此事作出任何阻挠。“不应有任何一方怀疑该法案会赋予统治者行政权,因为柔州是採用君主立宪的制度,统治者只会扮演顾问的角色,而法案是与州宪法同读,相关的行政权必须获得人民授权。”新闻背景柔房产局法案赋苏丹委任权柔州政府表明,“2014年柔州房屋及产业局法案”的成立,旨在由柔政府成立房屋与地产局,藉此鼓励并落实柔州各项房产发展计划。根据最初的法案内容,柔州务大臣将担任房屋与地产局主席,掌管州房屋及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则担任副主席,其他5名成员是州政府秘书、州法律顾问、州财政、州城乡规划局主任及州经济策划单位主任。不过,最初的法案4(1)(d)条文阐明,苏丹可另行挑选最多4名代表担任柔州房屋与地产局成员。最初的法案12(1)条文则指出,房屋与地产局必须遴选一名董事担任首席执行员,但法案12(2)阐明任何董事的遴选必须事先获得苏丹的批准。根据法案,苏丹有权过目房屋与地产局的预算开销、检查稽查报告、年度财政报告、决定薪金,甚至解散房屋与地产局。针对上述条文,《马来西亚前锋报》曾“罕见”地连续3天封面报导有关法案的数项条文疑赋予统治者行政权,并指事件恐将引发宪政危机,或引发违反国家君主立宪原则的忧虑。‧2014.06.09